亚马逊卖家:“姐夫”无情,但我还爱他

亚马逊卖家:“姐夫”无情,但我还爱他

2017年年初,我辞去了原来的行政工作,拿着只有原来一半的工资进了一家外贸公司从亚马逊小白开始做起。万事开头难,做小白时的煎熬外人难以想象。